<strong id="5rhxv"></strong>
    1. <rp id="5rhxv"></rp>

        <cite id="5rhxv"></cite>

        差異化顯著!國際石油公司低碳計劃僅直觀表象這么簡單嗎?

        2020-09-14 14:23:00
        南山
        轉貼
        751
        全球油氣行業內的主要油氣生產商最近5年以來在低碳領域的投資增長迅速,目前也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根據能源轉型服務業務中的低碳投資追蹤體系的分析,國際石油公司在一些低碳領域的投資劇增,個別甚至已經超過了其核心油氣業務的投入增長幅度。 但是從整體看,每個公司的低碳投入計劃呈現出了較大的差異性。

        歐洲油氣生產商整體表現最激進



        歐洲油氣生產商擁有最為激進的低碳減排目標,在投資總量等指標上處于領先,因此,在所謂的“低碳投資追蹤體系”評價中也排名靠前。在該套體系對25個國際石油公司、國家石油公司、獨立石油公司的評價中,歐洲石油巨頭(Shell、bp、Total)和挪威國油(Equinor)在2015年以來披露的300項投資中占比90%。


        圖1 國際石油公司2015年以來年度低碳投資對比示意圖( 來源:2020 Energy Intelligence Group, Inc)

        這其中,挪威國家石油公司由于近年來在海上風電領域投入較大,而占據了石油公司低碳投資總額的30%。比較引人注目的是,像卡塔爾國家石油公司、美國西方石油公司、澳大利亞必和必拓石油公司、哥倫比亞國家石油公司這樣的國家石油公司和獨立石油公司盡管承諾投資者將專注油氣業務,卻也在低碳領域的投資總量也排在了世界前10名,超過了美國油氣巨頭(ExxonMobil和Chevron)。



        圖2 不同領域低碳投資總額排名前10的石油公司投資分布圖( 來源:2020 Energy Intelligence Group, Inc)

        歐洲能源轉型探索業務更多元化



        近期,可再生能源發電業務成為能源轉型投資類型的熱點,在挪威國油、殼牌、道達爾和雷普索爾這樣追求業務多元化發展的公司中,可再生發電業務領域的投資成為一段時間以來資本投入的主導。但是現實世界里,低碳投入有許多方式。電力解決方案就包括在電網儲存、電池技術和電力需求管理等方面的投資以及通過電動汽車充電支持終端用戶和相關服務。低碳資金可以用來發展氫能和生物質能等新能源以降低天然氣的碳排放集中度,也可以通過生產生物質基產品替代石油基的產品來實現低碳轉型發展。

        能源轉型服務體系中的投資追蹤評價體系也統計分析了在抵消碳排放措施方面的投資,比如碳捕獲、利用與儲存以及退耕還林、直接氣體俘獲等自然解決方案,都對油氣業務滿足巴黎氣候協定的內容十分有效,這些投資舉措占據了諸如澳大利亞必和必拓、卡塔爾國家石油公司等企業的主要低碳投入。北美石油巨頭??松梨谠诘吞纪顿Y方面也傾向于這種模式,只是投入較少。據統計,2015年以來??松梨诠九兜牡吞纪度肟傤~只占西方石油公司的1/3。

        低碳技術解決方案投資持續增加



        與此同時,能源轉型服務體系還發現低碳投入并不適合開展簡單的同類比較分析。以2017-2019年的資本投入總額為例,??松梨诘牡吞纪度朐谄滟Y本投入總額中的占比為0.4%,雪佛龍的數據為0.1%,但是這些投入的絕對數都超過了西方石油公司占比投資總額5%和澳大利亞必和必拓石油公司占比投資總額2.4%的低碳投入數額。造成這種投資數額差異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兩個北美石油巨頭在低碳投資方面更偏好以較小的投資項目去謀求長期獲利,而歐洲石油巨頭和其他石油公司則愿意以重資產投資謀求更加快速和激進的轉型方式。其中,??松梨谕ㄟ^與國家大學、研究院所合作,介入低碳發展技術的早期研發去推進其能源轉型;雪佛龍則喜歡以風險投資手段去實施增量投入。比如,最近雪佛龍對資本驅動型轉型投資表現出了較高的興趣,準備與其合作伙伴一起在加拿大阿岡昆電力和公用公司共同開發500兆瓦的可再生發電項目去幫助降低其化石燃料業務的碳排放強度。

        放眼國際,盡管在一些企業層面,投資行為和并購活動受到限制。但是整體上,低碳技術和解決方案等領域的投資預計是持續增加的。比如,英國石油和埃尼就需要大幅增加投入以實現他們的資產組合多元化的目標,尤其是加大發電領域的投入實現其制定的發電能力增長的目標;英國石油更為詳細的能源轉型實施細節將在9月投資者周的相關活動中予以披露。在獨立石油公司方面,近期西方石油公司與私募基金合作共同推進世界上最大的直接氣體碳俘獲設施的建設,同時還保持了在Net Power項目的投資,該項目擬采取更加廉價的碳捕獲技術實現天然氣發電項目的商業化運營。但是需要特別關注的是該公司能否在目前比較嚴重的債務負擔下,堅持實現自己的能源轉型雄心,成為碳捕獲和儲存領域的領導者。

        亞洲國家石油公司加速能源轉型



        隨著國際石油行業追逐激進的排放目標和不斷擴展的低碳投資趨勢,國家石油公司的發展空間十分引人注目。盡管中國石油的中期碳排放計劃比較溫和,但是最近該公司宣布擬減少碳排放,計劃在2021-2025年翻倍自己的低碳投資,預計重點在地熱、太陽能和氫能領域投入14.5億美元,力爭到2050年實現公司的零碳排放,成為亞洲國家石油公司中第一個對外披露零碳計劃的油氣企業。中國石化和中國海油也幾乎在同時宣布在海上風電和碳捕獲與儲存領域分別投資兩億美元。

        處在能源轉型評價范圍外的各個油氣企業也在行動。泰國國家石油公司的勘探與生產公司計劃將可再生能源發電作為自己的新業務單元,計劃在未來十年內形成占比20%的凈利潤規模;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為了應對目前的市場下行風險,準備加速向可再生能源業務的行動,近期也擬宣布公司到2050年的零碳排放計劃??ㄋ枃沂凸疽矁A向于逐步擺脫其大規模的LNG業務,這種擺脫不僅反映在業務規模上,也表現在低碳排放承諾上。隨著LNG業務擴展的放棄,該公司計劃對其現有每年210萬噸的碳隔離業務規模予以翻倍,加速其低碳轉型。

        參考文章:
        《Energy Intelligence Finance》9月8日的文章Divergent Low-Carbon Plans Defy Peer Group
        《Energy Intelligence Finance》9月9日的文章Chinese NOCs Take Early Transition Steps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石油商報”2020年9月12日 )


        国产精品第一页
        <strong id="5rhxv"></strong>
        1. <rp id="5rhxv"></rp>

            <cite id="5rhxv"></cite>